把女人弄得走不了路*榨精玩弄小太正

时间:2020-03-24 09:35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你一定要给我保守秘密。”

刘洋洋按照自己还没有和萧美弄到一起的事情说,想到这里不免有点紧张。

想了想,金花只能顺着他的话头接了下去:“其实憋太久确实对身体不好,哥你这样其实对身体有好处的。”

但是金花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老公的朋友说这种话题,而且还有点露骨,马上身体上面有了反应。

接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感觉,接着马上假装自己认真的在看电视中。

然而话题已经说到这个头上了,刘洋洋不可能不把这件事情给埋下去了,接着说道:“有的时候是有点难以忍受,尤其是上一次,你和铁柱在房间里面发出那样的声音,我有点受不了的自己解决了。”

“金花,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,你不要告诉别人,我只告诉了你,你知道了吗?”

刘洋洋说着,接着用赤裸裸的目光往金花身上扫了扫去,就仿佛金花什么都没有穿的样子,金花有点紧张起来。

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金花面前这么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渴望,而且光明正大的!

金花看着刘洋洋的目光,感觉呼吸不上来,尤其是感觉到刘洋洋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来回打转,接着她有点受不了的夹紧双眼,接着摆出一个暧昧的姿势。

“什么事情,你告诉我,我一定给你保守秘密,你不要担心。”金花感觉自己的呼吸逐渐加快,忍不住挺直腰板,让自己傲人的身材显得更加诱惑。

刘洋洋也没有多说话,只是摆了一个姿势,让那处的东西更加明显起来,暴露在自己和金花中间。

金花原本不懂刘洋洋的意思,可是在看到块帐篷的瞬间直接愣住了,脸上一烧,但是马上转头,去看电影。

这个时候电影正好播放到高潮点,就看见男女主角暧昧的亲吻起来,金花看着脸红起来,接着换了一个电影。

刘洋洋看着弟媳有些害羞的脸庞,知道这女人一定是欲求不满的,毕竟上回看她和兄弟铁柱弄的那会,他已经知道铁柱因为身体不适的原因,越来越不行了,尤其是在那方面。

但是这种事情不必要那么着急。

刘洋洋左右看了看,干脆起身往饮水机去:“金花,你要喝水吗?”

金花愣了一愣,应了一声。

刘洋洋马上点了头,接着拿起两杯水过来,接着把水放到自己和金花面前,接着靠近金花的身边,坐下来,两个人离得很近,就只剩一个拳头大小的距离。

看向穿着一件白T恤的金花,刘洋洋感觉到一股热气往下面有反应的地方过去了:“金花,我现在想和你好好说说?”

“你也知道,我这窝囊样子,一辈子耶没见过几个像你这么美的妹子,加上住在一起,看到你的时候多,我自己弄的时候,都是想着你弄得……”

“而且有很多时候都挺过分的,我告诉你,你也不要告诉别人,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心里面怎么想的,但是我也控制不住呀。”

刘洋洋直白露骨的话题,立即灼烧了原本就干柴烈火的一对男女。

金花听到刘洋洋的混帐话,感觉到身体的气息越来越不通畅了,胸前的柔软也开始抖动起来,呼吸声越来越强烈。

半是害羞半是责怪地白了这个过于大胆地表哥一眼,金花充满魅力的眼睛似乎带上一些勾引的含义。

但是她的目光看到有反应的那处,瞬间想起厕所的暧昧故事。

从她嫁给铁柱,就从很多人追求,到现在两个人的平平淡淡,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一个男人聊起这种话题,但是她越发感觉到焦躁不安的感觉。

但是做为一个妻子的基本的脸面还是要有的,金花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接着按捺住自己的心跳声音:“洋洋,我可是你兄弟铁柱的妻子,你怎么可以这样想?”

“我知道这是不对的,但是我的心控制不了,”刘洋洋看向金花面前的柔软,幻想起摸上去的感觉,“而且,想到你是我兄弟的老婆,是我的弟媳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我越是去想这一点,幻想就越刺激。”

“有时候,我都不知道是在梦里面还是醒来的……”

刘洋洋心里面捏了一把汗,不由的想到,如果自己现在向金花伸出手来,她会是什么反应呀?

禁忌的刺激让金花也听得面红耳赤,她忍不住问:“洋洋,你在梦里面怎么幻想我们两个人的呀?”

刘洋洋呆住了,但是小心翼翼的靠近,两个人的大腿紧紧的靠近,彼此感受到对方的大腿的肉感,刘洋洋甚至感觉到了金花夹得紧紧的大腿肌肉,不知道亲上去那是什么滋味。

金花知道这很暧昧,可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向自己的身体涌来,接着还开始想象如果真的全部占有是什么感觉,想到这里……

“我有时候会幻想,我在半夜三更进入你的房间,然后你抓紧房门……,但是你很享受,还会呻吟,但是你害怕把铁柱给吵醒,可是我弄了你下半身几下,你就舒服了。”

“然后我们就趁着铁柱不在家的时候,在家里的每个地方弄过……包括那天的浴室,还有现在的沙发,还有厨房。”

甚至有时候,我还会幻想我们抵在你们房间的门上弄了几回,你喊我老公……然后第二天铁柱醒了,你又去喊他老公。”

“你不要多想呀,我只是在心里面想一想。”刘洋洋现在说出自己的幻想,但是身体上面控制不住要把金花推倒的欲望,但是还是有点紧张。

他密切观察着弟媳的每一个反应,尤其说道叫老公,浴室的时候,金花有了反应,双腿夹得很紧很紧的样子。

看到金花满意的反应,心痒难耐的刘洋洋终于伸出自己粗糙的手,轻轻放在弟媳金花的大腿上,轻轻摩擦了几下。

“阿……”

金花感受到下半身的紧张,瞬间夹紧双腿,发出轻吟的声音。

但是她忽然想到自己现在下半身可是什么都没穿!真空!

她什么都没有做,但是感觉到刘洋洋的抚摸的金花,下面有了反应,有一些东西出来了。

刘洋洋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往上面游走起来,顿时客厅变得安安静静的,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