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朋友是军人,啪啪到哭:把妈搞得不能走路

时间:2020-03-24 11:08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我心跳快的厉害,刺激感让我对嫂子的身体更加的狂热,看着白嫩的身子和胸前的丰满,我有种快要抑制不住想要冲进去抱着她狠狠的亲一顿的冲动。

就在这时,嫂子突然走到一旁,面对着我坐下,然后两腿分开,用盆里的清水清洗着那里。

看着眼前的景色,我大脑“轰”的一下一片空白,目光呆滞的看着那里。与此同时,清水从浇在那里,水光划过,在灯光下闪闪发亮,仿佛在向我招手一般。

紧接着,我惊愕的看到,嫂子竟然用一只手在她丰满的雪白上用力抚摸着。

而另一只则抚摸着下面。

她双腿分开伸直,双目紧闭,脸上是一副我无法形容的神色。似乎很痛苦,但又好像很快活一样。

如此,嫂子喉咙里也是传来一阵低沉的轻吟声。

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一时不清楚嫂子这是在干什么。只见她双手的动作越来越快,双腿也蹦的越来越直,嘴里的轻吟声从一开始的断断续续到此时连连不绝。

虽然我不知道嫂子在干嘛,但我下面快要受不了了,仿佛要冲破裤子一般,我只好将它从裤子里放了出来,然后用手轻轻的把玩着。

我一边盯着嫂子,一边手上的动作随着嫂子的轻吟声快速把玩。接着我看到嫂子嘴里嘶吼一声,绷紧的身子突然一软。

而我这会也达到了顶峰。

我目光舍不得移开,在瘫坐着的嫂子身上游走。

这个时候,嫂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这个痴傻小叔子会偷看她!

没办法,嫂子实在太迷人了,作为一个身体各个机能都健全的我,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。

我突然开始期盼表哥快点出门了,因为表哥要出差一段时间,这次是把嫂子送回老家来住的,也就是说表哥走后,我就有更多的机会去探索嫂子这个未知的宝藏了。

“谁在外面?”

就在我臆想间,突然被嫂子的一阵惊呼给惊醒了……

 

听到嫂子的声音,我暗叫一声要“遭了”,穿好裤子就准备开溜。

没想到嫂子快我一步,只见她披着浴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,正好看到从墙角出来的我。

情急之下,我只好痴傻一笑,然后装成在院子里散步的样子,一边低着头傻笑,一边嘴里低声念叨。也不去看嫂子,就这么在院子里吓转悠。

嫂子见到是我,这才松了口气,但凡正常的人,没谁会去跟一个傻子较劲的。

嫂子看了我一会,然后转身回了卫生间。

而我也赶紧把垒起来的砖头放回原地,不然明天一早准露馅,要是被发现我偷窥嫂子洗澡,就算我是真傻,我爸估计也会毒打我一顿给嫂子出气。

至于表哥,恐怕要我命的心都会有。

我弄好一切,看着嫂子进了房间,然后我才悄悄的回到自己房间里。

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脑子里全是嫂子的身体和刚才嫂子自摸的情景。想着想着,我突然好像有点明白嫂子在干嘛了,她那样做,是不是也和我把玩那里一样,会很舒服?

之前听二狗吹牛,他说结了婚的女人要是喂不饱,也会自己用手摸,那会我还不明白“喂不饱”是什么意思,联想到之前,难道表哥喂不饱我嫂子?

想到这里,我整颗心突然热络了起来,决定找个机会好好去问问二狗,跟他学点经验,以备不时之需。

要知道嫂子还要在家里待上好长一段时间呢,我有的是机会去更深入的了解她。

因为是夏天,晚上蚊子很多,我起床准备点蚊香,才发现我房间里的已经用完了,寻思了一下后,我打开门轻轻的来到嫂子的房间外,然后用力的拍了拍门。

房间里嫂子估计是被我拍门声给吓到了,语气有些惊呼道:“谁啊?”

“呵呵……”我依然低沉傻笑,没回答嫂子的话。

嫂子听到我那标志性的傻笑,迅速的开门,然后脸上的神色柔和了许多道:“小斌,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?”

门打开了,我却呆住了。

这时嫂子穿着一件薄的几乎透明的纱质睡衣,里面根本没穿小衣,我能清楚的看到她胸前的雪白。而下身也一样。

这下我收不住了,原本图舒服就穿了一件宽松大短裤的我,一下子就有了反应。

嫂子目光萎缩,小嘴微微的张了张,目光直愣愣的盯着我那里,眼睛闪过一丝贪婪。

“呵呵……’蚊子多……蚊香没有了……”

我呆了一阵子,迅速的反应过来,断断续续的把自己的需求说了出来。然后装作很自然的伸手扶了扶下面,然后低着头等着嫂子给我拿蚊香。

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嫂子重重的吐了口气,然后遮遮掩掩的把门关上,转身进屋给我取蚊香去了。

就在她转身的瞬间,我瞥到嫂子的手机里正播放着一对男女,正在做着二狗嘴里说的那事。

嫂子是带着耳机的,耳机的隔音不是很好,我能依稀的听到里面出来的“哼哼”声。

原来,嫂子也看这种东西啊?二狗不说说只有男的才看吗?

难道说嫂子是二狗口中那种渴望很强的女人,按照二狗说的,这种女人一般是根本满足不了。

我表哥那玩意我小时候我见的多了,根本不行。难怪嫂子会在洗澡的时候自摸了,这会还看这种东西。

 

等了一小会,嫂子终于拿了蚊香出来。我伸手想要去接,却被她缩手躲了过去。

只听她温柔的道:“小斌,嫂子有话要问你,你可以告诉嫂子吗?”

我心里有些急,不知道她要问什么,但这会急没用,我既然是傻子,就要有傻子的样子,不能让她看出来端倪来。

我低着头嗡声的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了她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