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乱莲花村和少妇陷入爱河_情感口述实录我化身山野悍农满足少妇

时间:2020-02-08 13:49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情乱莲花村和少妇陷入爱河,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竟然和少妇滚到了一起,那是我好兄弟的女人,但是我看到她就忍不住想要把她抱紧怀里,我想我是中了少妇的情毒了。好兄弟的女人是我的嫂嫂,可我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嫂嫂来看待,可能结了婚的女人都比那些小姑娘有韵味,我渐渐地迷失在嫂嫂温柔的笑脸中,那是一张完美的脸庞,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碰到和嫂嫂一样的少妇……

通过几天和晶华(应该算是叫嫂嫂吧)的接触,我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,她已经和老愣结婚有七八年的时间了,娘家在比莲花村更苦的邻县山村,嫂嫂爹就是因为老愣去那里打猎时认识的,架不住家里太穷,看看老愣人还老实,就这样把女儿许给了老愣,晶华才到莲花村落户成了老愣的媳妇。我来她们家的时候,女人刚过三十岁的生日。

  虽然自己是个学生,平时由于性格的内向,还从来没有过男女间亲亲我我的亲身经历,但我从书本上了解到,像晶华这种年龄的女人,正处于俗话说的“如狼似虎”的时期, 可是在我的急切的期望中,他们夫妻间根本没有发生我所希望发生的事情,二人睡觉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,我只在隅然间听到过几声晶华像有点失望的叹息。

  这天气温很高,天上没有一丝风,整个大地热得像座蒸笼,我又和嫂嫂上玉米地里干活。给玉米地锄完草后,当我们坐下休息了一阵子后,旁边的老黄牛大约是饿了,哞哞不停地叫了起来,于是晶华站起来对我说:“立刚,我们一起去割点草吧,你看牛是饿了”。 我随晶华一块站起来点点头没有说话,算是答应了她。

玉米地旁边有块没有种庄稼的草地,这里的绿草生长得格外茂盛,玉米棵子的阴影刚好遮住了我们的头顶,我们两人一前一后地割着草,整个玉米地里似乎就成了我们两个人的世界,晶华割得很快,我也不甘示弱地紧紧跟在她的后面,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就割倒了一大堆青草,然后两人又把青草集中起来成了一座不小的草堆。

  晶华给老黄牛抓了一大把青草,它便不再叫唤了,静静地吃起草来。晶华擦了把脸上的汗水说:“立刚,草够牛吃上几天的了,等会儿我们再把草扎起来带回去。你看,割了这么多的草,也够你累的了,看看咱俩身上的这汗,就再歇一会儿吧”。于是我们就找了处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晶华摘下草帽扇着风说:“这天真热”。她头上不停地冒出汗珠,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,这里的风俗凡是女人一经结婚,原来的姑娘保守防线就完全不需要了,结过婚的女人可以做当姑娘时不敢做的许多事情,像在这么热的天气里,村里的姑娘们还穿裹着厚厚的衣服,而结过婚的女人就没有了这样的约束。

  由于没有生过小孩,晶华的身姿十分丰满也极富弹性,这种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缭乱,晶华走到刚割下的草堆边坐了下来,她拍了拍松软的草堆,对我招了招手说:“立刚,你过来吧,这草堆上十分舒服,正好可以让我们休息一下”。 我刚走到晶华的面前,她就抓住我的双手一把把我拉倒坐下,由于我没有丝毫的准备,身体撞到了她的身体上,我的手和脸都感觉到了她皮肤的温暖和光滑,当时自己心里既有高兴又十分地紧张。

  太阳照在我和晶华身上,虽说天气够热的了,这时正是农民下地干活的时间,我抬头看了下一望无边的玉米地和嫂嫂,远处和近处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,想必其他农户的人们也正像我们一样,在炎热的天气中为玉米锄草,劳作的疲惫中有谁会想到在这片玉米地旁边,还会有我和晶华这对男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