肉描写详细古文 女主前后被填np

时间:2020-03-25 15:27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朋友?他扯唇苦笑一下,这是他以前的希望,不是吗?哈哈!他这大概就叫做自作孽。

“你预产期是什么时候?”他伸出左手拇指,快速抹去两边眼角扎人的湿意。

“大概再三十周。”

“我会送份大礼给你,如果我忘了,请务必打电话来向我索讨。”他心底失落得像破了个大洞,语气却已恢复轻松闲谈。

他不想带给她任何心理负担。

“你会来医院看宝宝吗?”她问。

“恐怕没办法。”

他扯动嘴角,露出一个比哭更心痛的微笑,有道冷劲强风,正透过胸口的洞,刮进他体内。


被塞电动跳蚤的(图文无关)

他--好冷。

他怕去了,万一控制不了对她的感情,不顾一切当着众人的面,伸出双手将她紧紧拥入怀里,会毁了她现在的幸福!

两人静默几秒钟。

“你真的非去不可吗?”她还在坚持这个话题。

闻言,他不答反问:“星宁,你现在幸福吗?”

他突然好想听她亲口说出这个答案。

“礼特?”她困惑地皱起眉头。他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?

“请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。”他微抬起头向上看,嗓音有几分不易察觉的低哑,高大身躯像断了线的木偶般瘫坐在地上。

强迫小受憋尿

“我……”她被他语气里的正经八百吓了一小跳,轻轻吸口气后,缓缓开口回答,“很幸福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他松口气,苦涩地笑了。

“你呢?”她眉头皱得更深了。“你幸福吗?”

只要你幸福,我就幸福。

不能说出口的答案,他只能在心里回答她。

“星宁,你在哪?”

是尧震菲的声音,他已经回到饭厅,正在到处找她。

“等等,我马上出去。”她微微用手捂住话筒,往饭厅方向轻喊一声后,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电话上。

隐约察觉这通电话已经讲到尾声,可是韦礼特还想再多听听她的声音,哪怕只多一秒都好!

但不行。

他的心好痛,这次甚至不用等到夜阑人静……老天……

“把电话挂了吧,他在找你。”他说得轻松,拿着手机的大掌却悄悄握紧。

原来说着言不由衷的话,会让人的心很痛、很痛……

“礼特?”她说不上来为什么,可就是能感觉到他现在似乎很……悲伤?是错觉吧?

韦礼特这三个字向来跟沮丧、失落这些低落的词完全沾不上边。

“看在我抢到头香的分上,有空时把家里地址传给我,我想寄份礼物给可爱的新生命,等一切安定好后,我会把落脚地址传给你。”韦礼特做出最后让步,只有她,才能让他退一步。